快捷搜索:  

多地气温超40℃,一场灾难性的加速已悄然降临

原创 丹尼·多林 活字文化
夏季以来,全国多地出现破纪录的(de)高温天气。根据国家气候中心近日监测评估,高温热浪事件综合强度已达1961年来最强,还将增强。
我(wo)们(men)必须面对(dui)这样一个事实: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自1988年成立,发出六次评估报告,不断释放警报:“20世纪下半叶北半球气温很可能高过过去500年里任何一个50年,也可能是(shi)过去1300年中气温最高的(de)50年”,“随着全球升温1.5°C,今后二十年,世界会面临不可避免的(de)多重气候危害。”
这样的(de)气温变化,到底与什么有关?人(ren)类有解决这一问题的(de)办法吗?今天,活字君与书友们(men)分享新书《慢下来:大加速的(de)终结,以及为什么这是(shi)一件好(hao)事》的(de)篇章“气温:灾难性的(de)例外”。本文节选自[英] 丹尼·多林 文 童文煦 译
活字文化 策划|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
温度的(de)发明
温度曾被认为是(shi)一种主观感受,就像快乐一样,直到我(wo)们(men)发明了温度计。在发明出第一个精确的(de)温度计之后,才有了真正的(de)温度记录,虽然有些间接方法可以估算出过去2000年来还算准确的(de)气温记录。将早期的(de)二氧化碳水平与当时的(de)全球气温精确联系起来还是(shi)最近才开发出来的(de)研究成果。图17 全球陆地与海洋年度平均气温,1881—2018年
数据来自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戈达德空间研究所,GISTEMP2019年第4卷《全球陆地与海洋数据平均值估算》,2019年9月19日下载于https://data.giss.nasa.gov/gistemp/graphs/graph_data/Global_Mean_Estimates_based_on_Land_and_Ocean_Data/graph.csv
在人(ren)们(men)开始测量体温的(de)同时,也在全球不同地点开始了气温测量。图17就是(shi)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(NASA)发布的(de)年度全球地表平均气温的(de)时间(shijian)序列,并对(dui)数据进行了每5年一次的(de)平均化处理,以消除单次数据的(de)误差,让曲线更平滑。
我(wo)们(men)开始用温度计测量体温(正常情况下是(shi)37摄氏度左右)和地球表面气温(当时的(de)平均气温在15摄氏度左右)的(de)时间(shijian),大致就是(shi)我(wo)们(men)首次认识到人(ren)类是(shi)无数动物物种中的(de)一种的(de)时间(shijian)。我(wo)们(men)在很短的(de)一段时间(shijian)里,应付着喷涌而至的(de)新知识,包括最近对(dui)全球经济网的(de)认知,这个经济网络所产生的(de)后果也必然是(shi)全球性的(de)。地球的(de)尽头,就像我(wo)们(men)身体的(de)肢端,倾向于更低温一些,也与其他(ta)部位较少关联,但它(ta)们(men)一样都无法独立存在。
人(ren)类历史上一次又一次地发生变化速度本身在加速的(de)情形,譬如植物被驯化、新宗教散布到整个大陆、古老的(de)瘟疫催生的(de)社会秩序的(de)根本变化,但从来没有任何情形可以与我(wo)们(men)最近的(de)经历相媲美。最近新知识的(de)涌现与新市场的(de)开放速度之快已经到了令人(ren)目不暇接的(de)地步。在某种非常微观的(de)尺度上,该现象对(dui)应于温度计向全球各地扩散的(de)速度,并且伴随着我(wo)们(men)对(dui)了解周围环境的(de)痴迷——如果还谈不上控制与改变的(de)话,我(wo)们(men)进行了越来越频(pin)繁的(de)气温测量。
散布在世界各地的(de)白色板条盒子被打开,通常一天几次,温度计读数被记录在案。这些被称为史蒂文森百叶箱的(de)装置发明于19世纪60年代,发明者是(shi)托马斯·史蒂文森(Thomas Stevenson),他(ta)是(shi)《金银岛》(Treasure Island)一书作者罗伯特·路易斯·史蒂文森(Robert Louis Stevenson)的(de)父亲。最初,我(wo)们(men)发现气温在不同年份之间变化不大,但接下来,变化出现了。一场加速已经悄然降临。
五代人(ren)
全球气温出现可被测知的(de)上升仅仅发生在过去五代人(ren)的(de)时间(shijian)里。如果我(wo)们(men)使用英国的(de)人(ren)口出生数据来定义代际(孕育第一个孩子时母亲的(de)平均年龄),第一代是(shi)那些出生在1901年到1928年间的(de)人(ren)们(men)。他(ta)们(men)来到这个世界时陆地的(de)平均气温只比第二代出生时的(de)平均气温低了0.004摄氏度,几乎无法分辨出差异,甚至可以想象地球正在降温,而冰河期正在慢慢接近。一代人(ren)之后确实有许多人(ren)这样认为。
第二代(出生于1929年与1955年之间)体验到的(de)平均气温只比第三代低了0.005摄氏度。在本书里,我(wo)与其他(ta)人(ren)一样称第三代人(ren)为X世代,他(ta)们(men)出生在1956年到1981年之间。我(wo)就出生在这个时期的(de)正中间。对(dui)我(wo)以及其他(ta)这一代的(de)人(ren)来说,世界比我(wo)们(men)父母出生时温暖了一些,但也只是(shi)一点点。
正是(shi)在X世代人(ren)出生的(de)那几年,冰河期和间冰期交替出现的(de)观念获得重视(shi)。当时只考虑了地球轨道以及地球角度的(de)缓慢变化对(dui)间冰期的(de)影响。我(wo)们(men)现在正处于间冰期,在其他(ta)因素保持不变的(de)情况下,地球应该逐渐变冷,但其他(ta)因素显然没有保持不变。
第四代,也就是(shi)Y世代,那些出生在1982年到2011年之间的(de)人(ren),所经历的(de)气温上升比前几代人(ren)都高了至少3倍:0.015摄氏度(依然很难被注意到)。然后第五代,也就是(shi)Z世代见证了比第四代又翻了3倍的(de)气温升高。当第五代中的(de)最后一位成员出生,也就是(shi)2042年时,气温的(de)升高将更明显。然而,在本书开始策划到完成的(de)时间(shijian)里,一个新的(de)数据点被加入图17,加速度再次上升,虽然只是(shi)一点点。
如果我(wo)们(men)想要真正感知这种变化,就应该退后一步,以一种与平时不同的(de)方式看待时间(shijian)。图17显示了不久之前,曲线中向上的(de)趋势很不明显。但未来的(de)趋势更令人(ren)担心,而非过去已经发生的(de)事,我(wo)们(men)担心的(de)是(shi)未来。
呼吁富裕国家减少消费的(de)声音在近几年逐渐响起,尽管1000年前就有人(ren)提出人(ren)类需要过更简单的(de)生活,避免物质追求的(de)主张。英国经济学家和气候顾问尼古拉斯·斯特恩(Nicolas Stern)最近发现如果想要避免灾难性气候变化的(de)发生,富裕国家就应该从2015年开始每年减少6%的(de)生产与消费。有人(ren)提出以禁绝广告的(de)方式实现此目标。我(wo)们(men)到底应该如何调整?改进的(de)措施又有多少已经付诸实践?我(wo)们(men)必须面对(dui)这样一个事实:迫在眉睫的(de)全球灾难来源于最近几代人(ren)所犯下的(de)错误——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是(shi)无心之过。但我(wo)们(men)对(dui)正在发生的(de)事真的(de)了解了吗?
10亿吨(gigaton)是(shi)温室气体(greenhouse gas,简称GHG)排放的(de)单位,10亿吨二氧化碳,相当于2.11亿辆汽车每年的(de)碳排放量,或者美国1亿户家庭每年在取暖和用电上的(de)消耗。这是(shi)体积大到难以想象的(de)气体数量。据说零售巨头沃尔玛要求它(ta)的(de)供应商在2030年前减少10亿吨的(de)碳排放,相当于减少了整个加利福尼亚州年度碳排放3倍的(de)量。在沃尔玛作出该承诺的(de)宣传海报中,10亿吨的(de)温室气体相当于600万头蓝鲸或1亿头雄性非洲象的(de)总重量。
如果只考虑二氧化碳,每个美国人(ren)平均每年因消费和旅行排放17吨,以2017年时美国3.23亿总人(ren)口计算,全部美国人(ren)一年排放55亿吨。再借助一点点算术就能得出这相当于3300万头蓝鲸的(de)重量,或者换一种说法,平均每个美国人(ren)一年因为开车、坐飞机、过度消费、在家中使用空调而排放的(de)二氧化碳相当于一头蓝鲸1/10的(de)重量,或将近两头非洲象的(de)重量。沃尔玛忘了告诉我(wo)们(men)是(shi)它(ta)们(men)公司(gongsi)(gongsi)而非供应商,现在每年排放几十亿吨二氧化碳。
表5列出了2018年全球收入排名前十的(de)公司(gongsi)(gongsi)(最新的(de)统计数据)。它(ta)们(men)的(de)业务包含了石油和天然气、汽车制造、超市经营,这些超市都有巨大的(de)停车场,方便顾客开着汽车前来购物(沃尔玛就是(shi)一例)。还有美联航和达美航空,西南航空和美国航空,沃伦·巴菲特管理的(de)伯克希尔·哈撒韦公司(gongsi)(gongsi)是(shi)它(ta)们(men)排名前三的(de)大股东。维基百科“全球公司(gongsi)(gongsi)收入排名”,下载于2019年4月22日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List_of_largest_companies_by_revenue
气温在2018年升高了1摄氏度
图17就是(shi)全球二氧化碳排放上升所导致的(de)结果。每年6月都会在夏威夷岛的(de)一座高山上测量碳污染程度。但对(dui)地球表面平均气温的(de)预测则难了许多,因为它(ta)不像气体似的(de)平均分布。气温不仅在昼夜之间差别巨大,同样还受天气、季节、地点、地面及海拔的(de)影响。有各种方法估算平均气温变化,既有适用于最近几年的(de),也有针对(dui)好(hao)几十年的(de)。这些不同的(de)方法都以某种平均基数为参照来对(dui)比各自的(de)估算结果,但该基数也因方法和时间(shijian)不同而不同。读到这里,如果你(ni)已经摸不到头脑,请相信还有许多人(ren)与你(ni)一样。
图17—19和图20(图20为传统曲线图)显示了由三组科学家采用三种不同方法估算全球气温变化的(de)结果。他(ta)们(men)都得出同样的(de)结论:地球正在迅速变暖中。他(ta)们(men)结论的(de)差异仅在于温度上升的(de)幅度,以及温度上升或下降的(de)精确时间(shijian)点。这种差异在于其所用的(de)平滑处理方法不同,这些平滑处理或者来自原始观察者,或者是(shi)本书作者出于展示(zhanshi)一条明确清晰曲线的(de)需要。不管怎样,这三组数据都很特别,因为它(ta)们(men)都具有在近期持续加速的(de)特征。
图17中几乎所有1990年后的(de)数据点都分布在右边,年复一年地增长,而且其增长幅度本身也在增长,或者说,增长速度在加速,这也是(shi)时间(shijian)线会越来越朝右延伸,气候变化越来越成为我(wo)们(men)当今所面临最大风险的(de)原因。我(wo)们(men)前面已经说过,此类图表需要高质量的(de)数据,图17与图18中的(de)数据质量很高,但它(ta)们(men)全部来自位于陆地的(de)温度计,密集分布在较富裕的(de)国家。
相对(dui)来说,海上的(de)气象站较少,地球上最冷地区的(de)气象观测站就更少。图17中起伏不定的(de)曲线多半归因于局部或短期因素,譬如在哪里进行的(de)测量,以及火山喷发等。厄尔尼诺效应对(dui)太平洋风向、经济危机的(de)影响,或者全球战争都会导致污染程度的(de)暂时性降低。想要尽最大可能利用已有数据,必须给各个地区赋以权重才能更好(hao)地估算全球气温平均值。
当我(wo)们(men)计算出全球平均气温后,如图17所示数据,似乎可以看出原油价格的(de)波动与全球气温升高的(de)快慢有关。用来绘制图17的(de)数据来自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旗下的(de)戈达德空间研究所(GISS)。
图17明确显示了与1950—1980年间的(de)平均值相比,全球平均气温升高接近1摄氏度,事实上,这个升高量在本书付印前很久就已被突破。该时间(shijian)线还显示出两次世界大战和其他(ta)事件如何减缓了人(ren)类对(dui)气候的(de)改变,这些大事件包括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的(de)石油价格急剧上涨所导致的(de)碳排放减少,同样,这个时期的(de)平均气温上升也相对(dui)较慢。90年代早期和2008年的(de)经济衰退或许也是(shi)导致那些年气温没有上升的(de)原因,看了图17的(de)曲线或许能让你(ni)做此猜测,但不妨看一下图18与图19再做定论。
考虑到全球气温在80年代以前上升的(de)速度之慢,能够用这些方法检测到气温上升是(shi)一件令人(ren)惊叹之事,与此同时,如今全球气温上升速度之快,我(wo)们(men)却没有足够关切,同样是(shi)一件令人(ren)惊叹的(de)事。或许,我(wo)们(men)就像寓言里那只温水里的(de)青蛙,水热得过于缓慢,等我(wo)们(men)最终意识到的(de)时候已经无法跳出。我(wo)们(men)已经习惯于被告知世界正在缓慢变暖,而当升温开始加速时,我(wo)们(men)却不以为意。无论是(shi)什么变化,一旦真正发生,只要很短时间(shijian),我(wo)们(men)就会对(dui)其习以为常。根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(de)数据,上一次被探测到的(de)地球温度下降发生在1969年。后面也曾经下降过,譬如1981年和1990年,但却已无法测知。
我(wo)们(men)需要特别关注一下2011年之后的(de)年份,这些年确实令人(ren)瞩目,那些否认气候变化的(de)人(ren)开始闭嘴。2008年金融危机后,整个世界陷入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(de)经济萧条,事实上,它(ta)比那次著名的(de)大萧条更严重——然而这个事件却没有对(dui)全球气温升高造成任何影响。我(wo)们(men)已经进入这种状态:大气中的(de)温室气体如此之多,每年还有新的(de)二氧化碳排入,经济衰退对(dui)于碳排放的(de)微小扰动已经无法影响气温升高的(de)定局。
2016年初期,全球气温上升看起来就要失控。与两万年前相比,今天的(de)海平面已经升高了130米,自1880年以来上升了23厘米,现在更以每十年超过3厘米的(de)速度上升。越来越频(pin)繁出现的(de)极端天气更是(shi)雪上加霜,海平面上升的(de)后果只会越来越严重。如果所有冰山和冰川都融化,海平面还会再上升好(hao)几十米。其实海平面只要再上升1米,就能毁灭许多人(ren)的(de)生活。已经发生的(de)变化是(shi)不是(shi)危险的(de)“正反馈”?我(wo)们(men)有理由感到害怕。
最后,我(wo)们(men)终于看见一点点希望。2016年的(de)气温上升速度比2015年略低。或许我(wo)们(men)尚未进入人(ren)类灭亡螺旋。然而,人(ren)类除了排放二氧化碳之外,还有许多其他(ta)行为对(dui)全球气温造成影响,包括毁坏森林、冻土层和全球畜牧业的(de)发展,全球畜牧业现在已经达到10亿头牛和10亿头羊的(de)规模。我(wo)们(men)还不了解海洋对(dui)温室气体的(de)吸收以及热量能够传入海中多深,还有缩小的(de)冰盖对(dui)阳光的(de)反射,很多未知的(de)危害可能会令我(wo)们(men)再次感到绝望,它(ta)们(men)能在多大程度上加剧地球变暖尚未确定。尽管关于地球变暖的(de)科学研究已经如火如荼,为数众多,远超之前任何一个时期(不过现在已经不再加速),关于这一主题的(de)书籍和论文现在已经汗牛充栋,但是(shi)仍然有很多问题尚未被仔细研究过。
当然,争议依然存在,图18里的(de)时间(shijian)线就使用了另一套数据,这套数据来自英国约克大学的(de)凯文·考坦(Kevin Cowtan)和罗伯特·韦(Robert Way),是(shi)英国气象局气温记录的(de)修正版。这套名为HadCRUT4的(de)数据涵盖了从1850年到2018年的(de)气温,覆盖了地球表面的(de)5/6,排除了两极地区。经过调整的(de)数据能够代表整个地球,其结果与上图非常相似,除了在2016年与2017年没有减速以外基本一致。想要在这套数据中看到好(hao)迹象的(de)希望落空了。图18全球陆地与海洋年度平均气温,1850—2018年
数据来自凯文·考坦和罗伯特·韦,《1850年至今的(de)气温记录》(第2版),更新于2019年6月21日。修正了HadCRUT4数据组中的(de)偏差,英国气象局,http://www-users.york.ac.uk/~kdc3/papers/coverage2013/series.html
图18的(de)时间(shijian)线开始得比图17略早,它(ta)显示在1850—1922年间,气温没有什么系统性变化。第一次世界大战和1918—1919年大流感导致的(de)工业生产缩减对(dui)全球气温变化没产生什么实际影响。然而,1922年之后,发生了一些根本性的(de)变化,但如果你(ni)只看图17,便得不出这样的(de)结论。
图18的(de)作者们(men)曾经指出:“传统的(de)气候学家只关心气候的(de)长期变化——30年或更长时间(shijian)。然而,媒体与公众更关注近期变化,更倾向于关注过去的(de)十五六年。短期趋势常常更加复杂,因为它(ta)们(men)会受许多短期因素影响,而这些短期因素在长期趋势中会互相抵消。在解释一个持续16年的(de)趋势时,我(wo)们(men)必须考虑到所有影响因素,包括火山、太阳周期、远东的(de)碳排放和洋流变化。我(wo)们(men)所讨论的(de)偏差只是(shi)拼图中的(de)一块,尽管是(shi)相当大的(de)一块。”
图17和图18都提出了这个问题:1978年之后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在这个时间(shijian)点之后,全球气温表现出失控的(de)迹象?如果你(ni)回顾一下图16,能看到1978年前的(de)二氧化碳已经积聚到巨大体量。80年代早期的(de)经济衰退造成了气温上升的(de)短暂平台期,然后气温恢复了一涨再涨的(de)过程。近几十年来地球上并未发生过规模巨大的(de)火山喷发,太阳活动周期(太阳黑子)也没有特别反常,亚洲西南部发生过巨大的(de)森林大火,或许对(dui)气温升高有所影响,除此以外,也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(de)洋流异常。图16全球燃料/工业二氧化碳排放量,1960—2018年
来自《2018年全球碳预算补充数据》(第1版),下载于全球碳规划组织的(de)官方网站(wangzhan)https://doi.org/10.18160/gcp-2018
我(wo)们(men)可以相当确定的(de)一件事是(shi)自70年代末期以来,许多人(ren)的(de)行为模式发生了巨大变化。如果全球经济建(jian)立在不停增长的(de)消费主义(所有生意人(ren)的(de)梦想)、债务(许多金钱出借方更愿意称其为投资)上,以最快速度积累财富成为一个人(ren)最值得赞美的(de)优点,那么将会发生什么?要想迅速变富,最有效的(de)方法之一就是(shi)燃烧更多化石燃料以制造更多产品(chanpin),尤其是(shi)小汽车,它(ta)们(men)本身还会产生更多二氧化碳,这样做也是(shi)以最快的(de)速度增加温室气体。不久之后,人(ren)们(men)知道这会导致全球变暖。
总会有一天,这条时间(shijian)线会向左延伸,跨越纵轴。如果今天的(de)你(ni)还年轻,或许还能看到这一天。我(wo)们(men)希望当它(ta)发生时,曲线并没有升得太高。因为这条时间(shijian)线向上延伸主要是(shi)人(ren)类造成的(de),同样,尽早结束这种加速也取决于我(wo)们(men)。
相关推荐
作者: [英] 丹尼·多林
译者: 童文煦
活字文化 策划
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
2022年7月
在这本有力而适时的(de)作品中,丹尼·多林向人(ren)们(men)展示(zhanshi)了更大维度上面正在发生着的(de)社会性大减缓对(dui)人(ren)类有何益处。作者向所有读者开放了一个丰富到令人(ren)难以置信的(de)全球数据宝库,海量数据展示(zhanshi)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(de)结论:自1970年代初以来,人(ren)类的(de)进步一直在放缓。慢下来:大加速的(de)终结,以及为什么这是(shi)一件好(hao)事
END
活字文化
成就有生命力的(de)思想
原标题:《多地气温超40℃,一场灾难性的(de)加速已悄然降临》
阅读原文
湃客,高温天气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41人留言! 共有:94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