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珠澳警方破获非法禁锢追赌债案 涉案金额约2.4亿元

  根据意大利官方宣布,截至3月24日,意大利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69176例,累计死亡病例6820例,治愈病例8326例。图为3月23日,在意大利罗马,乘客稀少的(de)泰尔米尼火车站。
  奥古斯托·卡萨索利摄 新华社发

  封琦在疫情期间学了新菜。图为她(ta)做的(de)土豆炖牛肉。

  截至3月24日的(de)数据显示,意大利成为全球除中国外新冠肺炎确诊人(ren)数最多的(de)国家。疫情汹涌之下的(de)中国留学生有着怎样的(de)经历,听听他(ta)们(men)的(de)讲述。

  平复焦虑情绪的(de)是(shi)时间(shijian)

  身在疫情严重的(de)米兰,19岁的(de)傅特在疫情刚暴发时承受着巨大的(de)压力。“那时很焦虑,因为焦躁的(de)情绪,把手机都摔坏了。”去年11月,傅特到米兰一所语言学校读书,准备报考米兰威尔第音乐学院,突如其来的(de)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他(ta)的(de)计划。“意大利疫情日益严重,父母很是(shi)担心,催促我(wo)回国,但我(wo)担心回国后学业不能接续。同时,看着当地增长迅速的(de)确诊病例,也很是(shi)担忧。进退为难中,几重压力扑面而来,感觉有点扛不住。”傅特说。

  傅特班上的(de)30多名学生中,80%是(shi)中国学生。随着疫情升级,近一半的(de)中国学生回国,这也无形中增加了傅特的(de)压力。最让傅特焦虑的(de)是(shi),他(ta)住在学校提供的(de)集体宿舍中,该栋楼中,有来自不同国家的(de)学生。因为文化差异,大家对(dui)疫情的(de)理解并不相同。“我(wo)觉得疫情严重,但有的(de)学生还是(shi)不戴口罩,还会集体聚会。而且我(wo)们(men)是(shi)共用厨房,所以难免紧张。”为了避免用楼下的(de)厨房,傅特和同屋的(de)中国学生只好(hao)在屋里煮意面吃。

  从2月学校封校,傅特便很少出门。由于他(ta)所住地方位于郊区,网购食材送单并不方便,只好(hao)到附近的(de)超市购买。“一般是(shi)等到超市快关门、人(ren)最少时,我(wo)再快速进超市买够两周的(de)食物。”

  随着疫情持续蔓延,米兰防控措施升级。如今民众要“出远门”,需填写申请表,填写内容包括目的(de)地、出行原因、家庭住址等。“比如,我(wo)从郊区到市中心手机修理店,就需要填写表格。”傅特说。

  在疫情趋向严重时,傅特坦言“那时的(de)压力非常大”,看到意大利确诊病例达到4万例时,也动过回国的(de)念头,但他(ta)还是(shi)坚持留在意大利,正在慢慢适应自我(wo)隔离的(de)生活。每周一到周五的(de)早上9时到下午3时,是(shi)傅特的(de)语言网课时间(shijian),每天下午他(ta)会弹一会儿琴让自己放松下来。

  “对(dui)我(wo)来说,平复焦虑情绪的(de)是(shi)时间(shijian)。”傅特说。

  “网购太不容易了”

  对(dui)就读于意大利摩德纳雷焦艾米利亚大学的(de)封琦来说,2月底那段时间(shijian)是(shi)特殊的(de)。

  从那时起,她(ta)停了中文家教课。“我(wo)是(shi)到学生家里做家教。2月底的(de)时候,摩德纳也开始出现了新冠肺炎病例,我(wo)便和学生家长商量,为了安全,大家还是(shi)尽量待在家里,并准备暂停家教课。”对(dui)封琦的(de)提议,家长不能理解,并告诉她(ta)“其他(ta)家教还在上课,应该没关系的(de)”。但封琦还是(shi)坚持停了课。随着疫情的(de)发展,家长渐渐重视(shi)起来,也理解了封琦当时的(de)做法。当看到中国医疗队(dui)抵达意大利时,这位家长还写信给封琦,表达对(dui)中国的(de)感谢。“看到这位家长的(de)转变,我(wo)觉得疫情防控很有希望,那种不安全感也减少了。”封琦说。

  从2月底大采购后到现在,封琦只出过两次门。她(ta)还记得,那次大采购是(shi)连续几天出门,囤够了一段时间(shijian)的(de)食物及日用品等。“当时街上的(de)民众还很淡定,但我(wo)感觉那几天病例增长很快,就和室友决定在家待着。”封琦说。

  为了买食物,封琦网购过一次,大概花了5天时间(shijian)送到。“现在网购太不容易了,要么是(shi)显示送货额度已满,要么是(shi)APP总是(shi)闪退。其实就是(shi)订单太多,送不过来,我(wo)都不知道如今网上订单送货到底需要多久。”封琦说。

  封琦是(shi)交际语言学专业的(de)研究生,她(ta)的(de)课程已经结束,正在准备毕业论文写作。疫情暴发前多在图书馆看资料、写作,如今只好(hao)改在家里。“效率没有在图书馆高,学习时间(shijian)也没有在学校时长。”她(ta)说,“倒是(shi)解锁了厨房新技能,学会了几道新菜。”

  从疫情暴发到现在,封琦的(de)情绪都比较稳定。“我(wo)的(de)想法是(shi)稳下来不要动,减少跟别人(ren)接触的(de)机会,做好(hao)防护,就应该没问题。而且,我(wo)的(de)同屋是(shi)中国学生,可以互相鼓励,还能聊聊天缓解情绪。”封琦说。

  由焦虑到有信心

  2月21日,就读于意大利摩德纳雷焦艾米利亚大学的(de)博士生昝婷通过新闻(xinwen)得知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大区小镇发现几例新冠肺炎病例,且有病例社交生活广泛。“参考国内的(de)疫情发展情况,我(wo)一开始就感觉意大利情况可能不乐观。”基于该判断,昝婷开始通过各种渠道购买口罩及消毒物品,并到超市采购食物。

  2月23日,她(ta)所在的(de)艾米利亚·罗马涅大区宣布关闭学校以及剧院、电影院等公共场所。从2月24日到现在,除了必须出门办理紧急事务和采购食物及日用品外,昝婷大多待在家中。

  疫情刚暴发时,昝婷坦言“是(shi)很焦虑的(de)”,因为意大利民众不太重视(shi),不仅没有在家隔离,还参加各种聚会。同时因文化传统及生活习惯等原因,大多数民众外出并不佩戴口罩。“随着疫情不断升级,意大利政府出台了严格的(de)防疫措施。而民众也意识到了事态的(de)严重性,大多开始居家隔离,也在外出时戴口罩。特别是(shi)当中国派遣医疗队(dui)到意大利进行支援时,我(wo)对(dui)意大利抗疫更有信心了。” 昝婷说。

  昝婷正处于博士阶段的(de)最后几个月,主要任务是(shi)完成毕业论文。“我(wo)的(de)时间(shijian)表是(shi)除一日三餐之外,便是(shi)在家撰写毕业论文。在学习之余,会关注疫情发展情况,也会在家里跟着视(shi)频(pin)做运动提高身体素质。”她(ta)告诉记者,目前看来,疫情对(dui)自己的(de)学业影响不大,按原定计划今年7月毕业,“现在还不知道会不会推迟”。

  随着疫情扩散,昝婷注意到身边的(de)中国留学生对(dui)疫情的(de)反应主要分两类。一类是(shi)储备好(hao)防疫物资及食物,安心在家隔离。这一类留学生大多是(shi)租住条件适合隔离,心态比较平稳的(de)学生。另一类是(shi)已有回国计划或期待早日回国。这一部分留学生有的(de)是(shi)因为租住条件不适合很好(hao)地隔离,有的(de)则是(shi)留学生自己或者其家人(ren)对(dui)意大利的(de)现状比较担心,觉得不安全,所以想要回国。昝婷的(de)选择是(shi)留在意大利,“一方面是(shi)意大利政府对(dui)疫情很重视(shi),也制定了相关防疫措施,同时又有中国医疗队(dui)的(de)支援,我(wo)相信一切都会好(hao)起来的(de)。另一方面是(shi)在意大利居家隔离,并不会影响我(wo)的(de)学业安排”。

珠澳警方破获非法禁锢追赌债案 涉案金额约2.4亿元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4725人(ren)留言! 共有:4725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